2018年12月10日
行业新闻
现在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行业新闻
大宝山的“火星”复绿魔法
发布时间:2018/10/22  来源:上田环境修复股份有限公司  浏览:245 次

    复绿后的大宝山矿区山花烂漫,遍野葱绿。

    格桑花、马尾松等布满山头,高低错落,一派生机盎然;许多粉色、蓝色、白色的漂亮小花点缀其中,迎风摇曳,真是乱花渐欲迷人眼......这是哪个婚纱摄影基地吗?

    不,旁边竖立的宣传栏清晰地提醒着——这里是“大宝山矿新山片区历史遗留问题生态恢复工程”。

    去年底,站在这里,眼前还是由于开矿造成的黄土裸露、沟壑交错、山体破碎,植被毁坏殆尽,仿佛科幻片中的火星,给人慢慢的苍凉、悲哀感。

    是什么魔法,让这片死寂之地,仅仅半年多变成了绿洲?带着打打的问号,笔者再次走进广东省韶关市大宝山。

    着魔一样的环保担当

    哲人说,事不经过不知多难。不了解大宝山生态破坏与治理的历史,就体会不到现在生态恢复、复垦复绿的艰难与压力。

    “大宝山可真是宝山。”大宝山矿业公司副总经理李灼超介绍,大宝山矿区是一座大型多金属矿,且矿床裸露易采易选。1966年建矿,历经了长期、大规模开采。

    然而,20世纪80年代中期,大宝山地区掀起了非法无序的民采热潮,最严重时,周边各类采矿点、洗矿选矿点星罗棋布,非法矿窿达119条、选矿厂8个、洗矿点20多个、非法采矿人员3000余人。

    非法民采完全没有生态意识、环境保护设施,随意开山放炮,废石、废渣、废水随意排放,迅速造成大宝山生态环境的急剧恶化,遗留下光秃秃的山坡,各种颜色的污水随处横流,周边也出现了严重的水土流失,重金属污染越来越严重。

    2013年,在广东省政府的直接部署下,环保、国土、安监、公安、工商、司法等部门联合行动,对大宝山周边地区非法采矿进行了彻底清除,分散的矿业权也全部整合,统一归集给大宝山矿业公司。

    有利必有责。拥有了矿区的唯一矿业权,不管是自身造成的还是非法民采造成的污染,大宝山矿业公司从此责无旁贷,把整个矿区的生态环保责任独力扛在自己肩上。

    “环保就是公司的生命线,公司对环境保护的决心,始终放在了最高、首要的位置。”李灼超说,宁愿效益大亏也要环保大投,宁愿生产后抓也要环保先行,宁要绿水青山也不要金山银山,这几年,“三个宁愿”成为公司领导班子的一致共识。

    三年多来,大宝山矿业公司累计亏损2357万元,负债23.7余亿元,企业急须转型升级,兴建7000吨铜硫选厂迫在眉睫。在这样的情况下,公司还是决定不惜一切代价持续开展周边区域的环境治理工作,解决好重金属污水治理问题,共计投入9亿元实施了区域环境整治项目,建成规模国内领先的重金属废水处理厂,开展了清污分流、生态修复等11项整治工程,下游横石水终于实现稳定在III类的水平。

    没有环保就没有大宝山的生存,更没有大宝山的发展。可以说,对环保着了魔一样的决心、恒心和担当,就是大宝山新生的第一魔法。

    不可能的“火星”复绿

    “你看,洞里冒出来的水PH值是2”,陈伟生把笔者带到新山片区一个非法民采破坏最严重的废旧民采山洞外,洞口正源源不断地往外冒水,形成一条宽近10米的瀑布。陈伟生把随身带的PH试纸放进水里,颜色显示PH值约为2,呈现强酸性。

    非法民采杜绝了,但留下的一大堆“民窿”、破坏的山体,仍然源源不断产生着污水。“裸露的矿山泥土中含有硫,一遇到下雨,就会形成酸,把土里的重金属一同带出来,变成重金属废水。”陈伟生说,这些“民窿”就像一个个大污水缸,把含重金属的雨水源源不断排出来。

    “要是想普通山体一样,表面有健康的植被和土壤,就不会这样了。”陈伟生说,他们也意识到,要给民窿水“治本”,关键还在于治土。虽然下游建起了拦泥坝和污水处理厂,实现了污水全收集全处理,但是要根本解决重金属污染,还必须进行源头防控。因此,大宝山开始把环保工作的重心由末端治理和过程阻断转向源头把控,即从源头上根治污染物产生和水土流失,彻底恢复污染物析出地的生态功能。

    然而,新山片区生态破坏面积大,水土流失严重,而且土壤酸性高,普通植物一种下去没几天就枯萎了,加上山高坡陡路险,难以机械作业种植和浇水,在这样的地方开展复绿,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曾经有好几个绿化公司来看过,但都打了退堂鼓。”陈伟生告诉笔者,大宝山矿业公司也曾试着播下一些松树种子,但因为土壤酸度过高,种子根本无法发芽。

    去年以来,大宝山矿邀请中山大学,广东桃林生态公司等单位针对新山片区的独特情况进行联合研发,逐步摸索出一套“原位基质改良+直接植被”生态恢复治理技术,无须重新覆土,在原位进行土壤基质改良后,直接在矿业废弃地上种植植物复绿。

    新山片复垦复绿技术得到了中科院的肯定。2018年4月6日,在广东省神态学会组织的科技成果评价会上,包括两位中科院院士在内的专家们一致认为,新山片复垦复绿这一生态修复技术达到了国际领先水平,“建立了以废治废和重金属耐性植物应用为主体的、经济有效的、符合我国国情的重金属矿业废弃地生态恢复技术体系。”

    2018年初,大宝山投资2500多万元,对新山片区25万平方米的污染土地进行了第一期修复治理。10月,笔者在试验片区现场看到,昔日裸露的黄土已经密布花草、灌木,8个月前踏足的地方,现在已经难以插足进去。

    土壤原位改良的密码

    骄阳下,工人们正在弯腰栽种、护理着各色植物,满目的绿色,与旁边光秃秃、仍待复绿的山头形成了鲜明对比。

    “要让植物长起来,关键必须解决土壤酸性问题。”在现场施工复绿的广东桃林生态公司吴经理告诉笔者。大宝山矿的泥土比普通矿山含硫多,酸性太强,其他地方使用的耐酸植物在这里都很难存活。其他地方采用过的在旧土上面覆一层新图的办法,对于这种大面积、高山上的复绿,根本不可行,在经费上也承担不起。

    经过与中山大学等单位的联合攻关,新山片区因地制宜地采用了新研发的一种不覆土、“原位基质改良+直接植被”生态恢复治理技术。

    在一片正在复绿的山坡上,笔者看到,泥土上铺上了一层稻草秸秆类的东西,靠近了还能闻到淡淡的有机肥味道,有的地方已经种上了矮矮的植物。“这是在进行土壤基质改良,柔性改良土壤结构和土壤理化性质,”吴经理介绍,首先对土壤添加石灰,中和现有酸性,并通过在废弃矿业地表面覆盖由秸秆、肥料等培养的专用土壤改良基质,在土壤与空气之间形成“耗氧层”。

    “关键点就是在这些改良基质中添加的微生物、有机质,含有产酸嗜氧菌的‘敌人’——厌氧菌,能抑制微生物产酸,降低重金属的迁移性。"吴经理说,由于基质富含各种有机物质、微生物,能够通过氧化过程消耗氧气,因而减少废弃矿业地与氧气的接触,在缺乏氧气的情况下,废弃矿业地产酸过程受到极大抑制,重金属不容易溶出,有利于植物生长,可以直接播撒种子和种植植物。植物生长后形成发达的根系,再次隔绝土壤产酸,稳定重金属,达到治理矿业废弃低污染的目的。

    微生物们看不见的“战斗”初战告捷。吴经理告诉笔者,到今年4月,土壤PH值从2恢复到4左右,第一批“先锋植物”进驻荒山。这些植物以波斯菊等对环境要求不高的一年生草本植物和灌木为主。“目前先锋植物已经初步具备固土能力,就算下雨,修复好的土壤也不容易被冲走了。”吴经理说。

    不仅长得快,死得快也是先锋植物的优势。一年生植物迅速凋零死亡,在给“后来者”腾出生长空间的同时,还留下一层富含养分的腐殖质,矿山土壤缺乏营养的问题也得到初步解决。“土的问题解决后,接下来我们将种植刺槐、马尾松等乔木,通过几轮生态循环,让植物真正在山上安家。”吴经理介绍。

    “通过半年多的实验,一期工程矿区土壤有了很大改善。”陈伟生告诉记者,目前已经种植植物近90万株,取得了良好的生态恢复效果,植物成活率达90%以上,地表已被绿色覆盖,水土流失现象得到根本遏制,大幅减少了酸性废水对下游拦泥库的影响,改善了生态环境,水土保护与景观改善效果显著。

    现在,微生物的“战斗”还在继续,先锋植物已经冲进战场,但对于大宝山来说,土壤污染治理的“战役”才刚刚开始。

    “我们做的不是两三年、三五年就退化的复绿,要是10年后的新山还能绿下去,我们才算成功。”陈伟生说。

    大宝山生态环境的改善,也促进了大宝山矿铜硫选厂顺利通过环保审批实现投产。2017年,大宝山矿全年实现盈利7023万元,迈出转型升级的坚实步伐。同时,大宝山也展开了环境整治标本兼治新蓝图,投入5亿多元实施新山片区水土流失防治工程、李屋拦泥库清淤及综合利用工程、凡洞矿区水土保持工程等十大工程,一个生态与经济协调发展的绿色矿山正在迅速崛起。(钟奇振)

关闭
Copyright © 2013 上田环境修复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办公:江苏省常州市高新区太湖中路30号 地址:江苏省常州市钟楼区龙城大道2188号
电话:(86)0519-89880086 (86)0519-89880080 传真:(86)0519-85190008 E-mail:st@stxfjs.com

苏公网安备 32041102000433号